走进宿松 宿松要闻 焦点时评
视频频道 社会新闻 媒体看宿松
国际 安徽 周边
国内 江淮暖新闻
部门 文明宿松
乡镇 民生在线
组图 聚焦三农
专题 理论学习
经济 生活资讯
商讯 政策法规
旅游 博文
文化 风采
百度一下 宿松新闻网
  当前位置: 宿松新闻网地方人文博文
麻将声声(法治微小说)
字体: 2018年09月15日11时30分

  种首器以前和他的老婆一样不打麻将。

  那时种首器最讨厌打麻将的人,对他们嗤之以鼻。那时种首器刚从学校毕业,做了一名光荣的乡村教师。种首器很珍惜自己职业的光荣,每天将满肚子知识、满脑子学问传授给一群小淘气,满足一双双渴求的眼睛真是惬意!毕业前只听说教师工作的艰辛却没有体会到从中也有许多快乐,这使种首器更坚定要好好干一番的信念。认认真真教书,老老实实请教,学校事务手勤、腿勤、嘴也勤,不多时种首器在学校里就留下了好印象,赢得了好口碑。那时学校其他老师课余时间偶尔也玩几把麻将,每人发五十粒扑克子,输了的鼻尖上贴一个白纸条画的乌龟,再输再贴。也有来点真格的,每人兜里不过张把块票,几个银角,输赢不过块把钱。种首器看见他们打麻将时就同时看见了两件事。一件是钱的意义对于他们多么重要。老校长平时抽黄烟袋,两分钱一盒火柴也舍不得买,用瓦罐装一罐炭火代替,输了五毛钱,一脸惋惜。老泽的老婆在家中两亩薄地,挑担柴去十几里的集镇上卖,行情好不过两块钱,老泽打麻将输了就说自己该死,这是输老婆的血汗。二件就是时间就像贴在他们脸上的乌龟,输掉多少都不可惜。这一件让种首器觉得很不可思议、教学之余关在宿舍里看看小说,读读散文,练练钢笔字、毛笔字,可不比贴纸乌龟实在得多,种首器总也弄不懂他的同事对时间为什么那么无所谓。

  种首器周围邻居家男的、女的、老的、少的,生意清淡时就围在一起玩麻将。麻将桌就摆在店堂内,围观的人里三层外三层,有人居然用凳子垫起脚来朝里探。起先种首器还是对他们嗤之以鼻,很有一种出淤泥而不染的清高。后来柜台站久了,生意清淡无事可做的时光实在难打发,忍不住也凑上去看上几圈。麻将这东西的魔力真大。种首器就这么看了几圈,好像有些着了魔,那些红色的万子,绿色的条子,花色的饼子,以及东、南、西、北、中、发、白,随便一组合,三两下牌一推,叫和了,对方就心甘情愿地将兜里的钱掏给你,掏空了又去拿,去借。种首器听围观的人说赢钱的叫手气好,很少有人夸他的牌技。一天下来,手气好就能赢到几十元,远远超过店里的利润。赢了的喜上眉梢,红光满面,晚上炒几个小菜,把餐桌抬到店门前喝上几盅。输了的含蓄的睡觉前少不了老婆拎耳朵,骂几句败家子,不务正业;外向的夫妻俩就在店内干上一架,丢盆摔碗,吓得孩子哭哭啼啼。这当然不属多数。多数时输家赢家都平平静静,输家决定第二天加把劲,赢家打算第二天乘胜前进。种首器也有看出她(他)们很不平静的时候,有时坐在麻将桌边的男的夹着女的,老的夹着少的,脾气缓的夹着脾气暴躁的。那天刚吃过早饭,王老五、查小七、顾大嫂三缺一邀王奶奶打牌。顾大嫂这天手气特好,连摸几把清一色。王奶奶手气背,一个多小时不开和,兜里的钱输光了。王奶奶记起前几天顾大嫂和自己同场时欠自己三元五毛,便说:“顾大嫂,你前几天欠我三元五毛,今天该抵销了吧?”顾大嫂说:“什么什么,昨天刚抵了,怎么又拿来抵债?”王奶奶不示弱:“我看你是赢钱三只眼,只往钱眼里钻。只想进,不肯出。”顾大嫂赢了钱,想脱身,“不玩了,不玩了,输钱赖账有什么玩头。”起身准备走。王奶奶身板硬朗,连忙抢过去抓住顾大嫂的衣领,“嘿嘿,赢了钱想溜?”顾大嫂虽比王奶奶年轻,却有点怯乎王奶奶的硬朗身板,“打人啦!打人啦!你们快救命哪!”众人于是一齐上前,将王奶奶和顾大嫂分开。

  过了一天,顾大嫂和王奶奶居然又同场了。

  种首器想不到自己第一次打牌竞赢了一百元,也想不到老婆不会怪罪自己,渐渐地大着胆子又玩了几次,码子由小到大,输赢到几百元。有次种首器手气特背,从下午四点玩到第二天早上六点,将刚刚领到手的一个月工资输得一个子也不剩。种首器双眼透着血丝,强打着精神回家吃早饭,本来就消瘦脸现在只剩下皮和骨头。老婆问他昨晚学校事务忙得没有空回家睡觉也不打个招呼,种首器说昨晚有个特殊任务忙得竟一时忘了。其实他老婆心里已明白了十分。他老婆说,昨晚你没回家,隔壁王老五跟他的老婆打了一夜恶架,打得不可开交。王老五那个小伙子也真是的,要打牌就在自家店堂里玩玩小的不是很好嘛,偏要躲到不知哪个鬼地方完了整整三日三夜不归家,把家里一万元的存折偷去输了个精光。他老婆要离婚,我去劝了一夜也不奏效,又去劝王老五那鬼东西,说你要学习学习我家种首器,他打牌很有节制,很有分寸,能把握自己。我说首器,我这不是在自卖自夸吧?种首器看着老婆边说边盛来热腾腾的饭菜,不知老婆到底是夸自己呢还是贬自己。

  有两件连续发生的事使种首器改变了对打麻将的看法。

  一件是学校一位教师结婚,全校教师去恭贺。喝酒时大家都放量喝,大老刘和大老张喝得醉意朦胧。撤去残羹剩饭,乘着酒兴自由组合玩几把牌。大老刘和大老张同桌。大老刘手气不好,不多会输了两百多。大老刘手气盛赢得手舞足蹈。偏偏这个时大老刘抓错了一张牌想去换大老张却不同意,说是“相公”。大老刘输得一肚子气,把牌桌一掀,麻将散了一地,口里骂着“我操你娘”。一时满屋子鸦雀无声,都看着大老刘红着脖子,一脸青筋。围观的人中也有帮忙办喜事的街邻,都显出一脸不解。教师们马上反应过来,拉着大老刘、大老张,逃也似地离开。种首器看着大老刘暴满青筋的脸,觉得自己两张脸皮不知往哪儿搁,他知道这时劝大老刘注意形象根本不可能,酒精的作用、输钱的怨气使他的理智和教师尊严跑到了九霄云外。种首器也就只好逃也似地离开了现场。

  接下来的就是第二件事。种首器走到家门口,看见一辆120急救车停在街中间,他老婆一脸泪水帮忙抬着一个妇人上急救车,王老五坐在地上捶胸顿足。种首器问一旁的顾大嫂出了啥事,顾大嫂说王老五这狗日的砍头的,输了一万元还不死心,又借了一万元赔了进去,今天五六个人上门讨债,他老婆这傻妹子喝了药水不想过了。呜呜!种老师,你快过去帮帮忙,催医生手脚麻利些。傻妹子呀傻妹子!你咋就想走这条路哇!

  急救车鸣响喇叭,一阵哀鸣,风驰电掣朝医院方向急奔。种首器的心一下子变得冰凉,身子瘫软了半截......(作者:贺国华)

稿件来源: 趾凤中小 编辑: 宿松新闻网
  相关新闻
  最近要闻
·趾凤乡召开脱贫攻坚县直包保工作专班第二次调度会
·河塌乡召开“千名干部下基层”第二次工作调度会
·千岭乡召开包保工作专班第二次调度会
·全县农村危房改造暨人居环境整治现场会召开
·王华主持召开全县脱贫攻坚调度会
·王华到陈汉大明调研指导脱贫攻坚并走访慰问贫困户
·郭斯文主持召开九姑乡“千干下基层”第二次调度会
·黄美华主持召开重点工程建设调度会
·五里乡召开“千名干部下基层”包保专班第二次调度会
·许晓华出席长铺镇“千名干部下基层”第二次调度会
·凌勇主持召开二郎镇“千名干部下基层”第二次调度会
·陈文昌出席凉亭镇包保专班第二次调度会
·钱香付主持召开北浴乡“千干下基层”第二次调度会
·张小勤到高岭乡指导“千名干部下基层”第二次调度会
·张飞翮主持召开洲头乡“千名干部下基层”第二次调度会
皖ICP备10016279号-2 皖网宣备100007号 文明上网自律公约
主管:中共安徽省宿松县委宣传部 主办:宿松县宣传信息中心 地址:宿松县东北新城政务中心三号楼四楼
版权所有 © 2018 宿松新闻网 宿松门户网 (本站原创内容未经允许严禁转载,转载部分不代表本站立场)
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